喜樂的心

關於部落格
Rejoice in the Lord always.
Philippians 4:4
  • 965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史家郭廷以回顧

一、前言   史家郭廷以不論在中國近代史學術研究,以及近代史研究機構的建立,皆有著不可磨滅的貢獻。其中國近代史通論著作《近代中國史綱》,被許多學者認為是同類著作中,最完整、最具深度的經典作品。其大事年表著作《近代中國史事日誌》、《太平天國史事日誌》、《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為以年繫月、以月繫日的《春秋》型態作品,將近代中國發生之歷史大事,詳盡清楚的呈現在吾人眼前。   郭廷以治中國近代史研究,不遵循當時主流歷史研究學風之考證、辯偽、翻案等手法。注重探索近代史重大問題,並重視通論。可以說年代學、通識通論,以及研究近代史上重大問題三者,為郭廷以之治學宗旨。 此宗旨,隨著其教學、事業生涯,傳與其門人子弟,於建立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後,開創「南港學派」,對中國近代史學界之影響極為深切。   學界介紹郭廷以的著作,主要有七。第一為郭廷以初期弟子唐德剛於其著作《晚清七十年》中, 多少提到之對郭廷以的回顧。第二為郭廷以後期弟子呂實強介紹郭廷以的文章,載於逯耀東所編之《拓荒者畫像》, 以及呂所編著之郭廷以論文集《近代中國的變局》。 第三是陸寶千編纂之郭廷以書信集《郭廷以先生書信選》, 由此可略窺郭廷以和其同事、弟子交際之私人層面。第四為張朋園所著之《郭廷以、費正清、韋慕庭—臺灣與美國學術交流個案初探》, 重點介紹了郭廷以和外國學界交流之成就,及所遭遇的困難。第五是陳三井所編的《走過憂患歲月—近史所的故事》, 收錄了多篇郭廷以弟子之回憶文章。第六為郭廷以本人的口述歷史紀錄《郭廷以先生訪問紀錄》, 詳細記錄了郭廷以來臺前之經歷。第七為集結大量郭廷以門生故舊口述歷史之《郭廷以先生門生故舊憶往錄》, 不但記錄了郭廷以個人之歷史,也呈現了「南港學派」之發展史。   本文參考上述著作,對郭廷以早期背景,教學、事業生涯作簡單回顧,並對其作品、史學思想進行討論。 二、早期背景   郭廷以出生於河南省舞陽縣姜元店。曾祖父一代,家道中落,由地主家庭轉為自耕農家庭。祖父靠著辛勤耕作四十畝田地,振興家業。大伯父成年後,開始經營商業,最初在自宅開雜貨店,賣砂糖、紙張、火柴等,後開棉花行、糧行,頗具規模。郭家並種染料-靛藍,由於鄉人都穿藍色布衣,故需求量很大,利潤極豐。   光緒二十九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陽曆1904年1月12日)郭廷以出生時,家境已經很好。光緒三十四年(1908),郭廷以四歲,入鄉人開辦的新式學堂就讀,讀《三字經》、《字課圖說》、算數等等。宣統二年(1910),學蔡元培、張元濟等編的一套以淺近易識之文言編成的國文課本。並開始接觸《論語》、《孟子》及相關著作。郭廷以初小畢業,本應到縣城讀高小,但因路途遙遠,家人不放心,故決定自辦高小。由於經費不足,先開辦一所乙種蠶桑學堂,利用廟產種桑,學生養蠶,以絲巾所得補貼學校開支。郭廷以在此除學習養蠶專門學科外,亦學習國文、修身、算術、格致、歷史、地理等學科。民國七年(1918),郭廷以十四歲,結束在蠶桑學校的課業,決定到省會開封繼續升學。同年夏天,郭廷以投考開封第二中學,以榜首成績獲入學資格。就讀第二中學期間,積極關注政治活動,曾配合北京「五四運動」,參加開封學生請願運動。其後成為「開封學生聯合會」學生代表,編輯《學生聯合會周刊》,寫了不少攻擊安福系捧吳佩孚的文章。民國八年(1919)底,參加「青年學會」,大談新思想。民國九年(1920),《學生聯合會周刊》發表關蔚華諷刺商業學校只知賺錢發財的文章,遭商校來信質問。關復寫另一篇隨感,攻擊商校。此舉在二中引起喧然大波。郭廷以和關蔚華同校同班,皆參與《學生聯合會周刊》的編撰及「青年學會」的活動,屬於新派。班上守舊的一派遂以此事為攻擊目標,云二中新派同學侮辱他人人格,為擾亂二中的害群之馬,要求學校開除,否則發動罷課。二中新派同學不得已,只能離開學校。離校期間,郭廷以常到「青年學會」學英文。過了幾天,二中校長派人請離校同學回去,雖初不答應,但最終還是回校上課。郭廷以雖然復課,但歷經此次風潮,加以想接觸更廣大的世界,決心轉學。同年夏天,二中二年級的課業結束,郭廷以參加南京高等師範附中的插班考試,在七、八百人取七人的激烈競爭中脫穎而出。考上南京高等師範附中後的一次偶然機會,郭廷以在一間書店買書,某人見彼此買了同一部書,便問郭:「小弟弟在哪裡唸書?」郭回答:「在南高附中。」某很羨慕的回:「唔!那很好,你們很容易升南高。」從此某人和郭廷以成了朋友。 某人其後南下投考黃埔軍校,開始軍旅生涯。此某人便是其後的國民革命軍一級上將胡宗南將軍。認識胡宗南,對往後郭廷以的事業,雖無重大影響,但其後彼此的交流,對雙方知識、識見之增長,應有不小的助益。   民國十二年(1923),郭廷以以南高附中第一名成績保送東南大學,雖數理成績相當好,仍憑興趣選擇歷史系就讀。東南大學歷史系教師以柳詒徵、徐則陵影響郭廷以最大。前者教郭看書、引起研究近代史的興趣;後者教郭西洋新史學研究方法。尤其大二時受柳詒徵影響,一天到晚做讀書劄記,後來將做劄記的習慣應用到時事方面。開始紀錄各省軍隊番號、駐防區的變更、軍官的出身,並列出表格,加以熟記,為研究現代史打下深厚基礎。民國十三年(1924),郭廷以因認同國民黨理念,秘密加入中國國國民黨。其自覺思想比黨的主張還前進,但對黨的活動並不熱心。民國十四年(1925),蔣中正建立革命武力,郭便預言將來打倒孫傳芳的,必定是廣東的革命軍,常對同學說:「孫傳芳的大敵,來自廣東的蔣介石。」 同年大三時,受教於名師羅家倫,影響郭廷以注重外國史料,及研究近現代史。修課期間為繳交報告,以三個月時間寫了十幾萬字的〈英國在遠東的發展〉一文,轟動一時,郭也因寫此報告接觸大量近代史資料,漸漸踏上研究近現代史之途。民國十五年(1926)七月,國民革命軍北伐,郭廷以認為是大事,開始逐日記「大事誌」,間接培養其日後對年代學之能力。民國十六年(1927)初,因北伐戰事延燒至南京,郭廷以提早畢業。   畢業後的郭廷以收到羅家倫寄來的信件,要求郭去找他。郭廷以便動身到上海去找羅家倫。見面後羅家倫說有許多事情要郭廷以幫忙,要郭住在他那裡。郭畢業後正希望找些事做,便答允羅家倫之邀約,正式開啟郭廷以的事業生涯。 三、事業生涯 (一)羅家倫庇蔭下的事業生涯   羅家倫受國民革命軍總司令蔣中正器重,於民國十五年底任總司令部參議、總政治部主任。羅召郭廷以幫忙,希望郭能幫他寫些文字,但實際上郭因剛畢業,不知如何著手,故僅天天開會,實際上沒做太多事。民國十六年,羅家倫改任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編譯委員會主任,郭廷以成為羅轄下中校位階的秘書。其後,郭廷以進入委員會下的編史局,專門收集國民革命軍軍事史史料。郭於此時繼續做自己的「史事日誌」,此外,先寫下綱目,收集資料,預備將來編著國民革命軍軍史。六月,因羅家倫將調到黨務學校工作,編譯委員會無人主持,故予以取消。八月,隨羅家倫至中國國民黨中央黨務學校任職,負責編譯部編輯工作。任職期間天天跑圖書館,寫近代史大事誌。  民國十七年(1928)七月十日,郭廷以與李心顏女士結婚。八月二十一日,羅家倫出任國立清華大學第一任校長,郭廷以應羅要求,至清大協助辦理行政。郭廷以在清華大學兩年,頭半年主要是管理行政業務,半年後改兼半年文書科主任和出版部主任,並和羅家倫合開中國近代史的課,開啟其教學生涯。清華時期對郭廷以史學思想影響最大之處,當是結識蔣廷黻。蔣廷黻(1895-1965)為中國近代史研究之名家及開拓者,於民國十八年(1929)開始擔任清華大學歷史系主任,前後約六年,潛心於外交史史料之蒐集,致力於編著《近代中國外交史資料輯要》。 郭廷以此時屢屢聆聽羅家倫、蔣廷黻縱論近代中國史研究問題。 蔣之編篡《近代中國外交史資料輯要》,必須前往藏有清代軍機處檔案的北平大高殿,在「凌亂不堪、塵灰滿布、蟲蟻屯集」的「充棟」檔案堆中「耐心爬梳、逐件批閱」,以致「雙手污垢、汗流沾衣」。郭廷以也曾追隨蔣廷黻作此勞心勞力工作幾次。 要之郭廷以和蔣廷黻之往還,對其日後史學思想之形成,及致力於史料編纂的工作,有很大的助益。  在清華大學最後一年,郭廷以辭去行政工作,致力於教學和研究,並開始編「史事日誌」,逐日記載近代史大事件。民國十九年(1930),一方面清華同學會排擠北大出身的羅家倫,一方面中原大戰爆發,清大所在的河北省為閻錫山的勢力範圍,故郭廷以只得隨羅家倫返回南方。大戰結束後,河南大學邀郭廷以前往教書。半年後,又應羅家倫之邀到中央政治學校(前身即中央黨務學校)幫忙辦行政。  民國二十二年(1933)秋,郭廷以進入以羅家倫做校長的中央大學(前身即為東南大學)任教。期間致力於研究太平天國史,先後出版《太平天國大事日誌》(後修改易名為《太平天國史事日誌》)、 《太平天國曆法考訂》, 轟動一時,引起日本學界的注意。並完成《近代中國史》第一、二冊,交出版社出版。 中日全面戰爭後,中大遷校至重慶,郭廷以仍兼行政、教學工作。民國三十四年(1945),陳儀在重慶辦臺灣幹部訓練班,請郭廷以去講台灣史,頗獲學員、陳儀好評。戰爭結束後,民國三十五年(1946),中大勉強復員。同年,郭廷以決定休假,但仍在徐州的江蘇學院講學一個月。此時,臺灣大學陸志鴻校長邀郭廷以到臺大教一年,郭和內助都想到臺灣去看看,故答應邀約。到了臺大,一方面歷史系學生極少,一方面系裡還留有日本教授,郭廷以頗為失望。教了兩個月,郭廷以回到南京,次年三月再度來臺大上課。  民國三十六年(1947)六月,由於郭廷以研究過邊疆歷史,加以先後擔任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的中學舊友周鴻經、唐培經的大力推薦,教育部長朱家驊乃來電請郭廷以回到南京出任邊疆教育司司長。郭於七月就職,但仍保留在中大的課。對於邊疆教育,郭廷以的基本立場是:「我不要他們〔指邊疆民族〕『漢化』,但我要他們「近代化」。」 不過郭廷以任職六個月後,大局已變,無法施展其抱負。民國三十七年(1948)秋,武漢發生學潮,郭廷以以教育部官員身分出面平息此事。年底,郭廷以來臺接洽中大遷校事宜。受局勢影響及同事制肘,任務失敗。正要返回南京之時,共軍渡江,南京失陷,郭廷以再也沒能回到大陸去。 (二)創立近代史研究所   在臺灣的郭廷以,接受臺灣省立師範學院校長謝東閔的邀約,任教於史地系,兼任文學院院長。時朱家驊任中央研究院院長,想增設近代史研究所。由於朱家驊曾找郭廷以擔任邊疆教育司司長,雙方曾在南京共事,乃於時任中研院總幹事兼數學研究所所長的周鴻經推薦下,找郭廷以主持籌備近代史研究所。原先郭廷以頗為猶豫,受多年老友周鴻經勸說下,終於接任。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催生,朱家驊扮演重要角色。朱自民國二十九年至四十六年(1940-1957),以代理名義出任中央研究院第二任院長。朱有著豐富的從政經歷,能從實用的角度來衡量學術的價值。中國自鴉片戰爭之後,政治、經濟、社會等各方面變動劇烈,為國史所僅見,而已設之史語所治古代史學,側重史實考證,和治近代史學之面對現實、側重因果關係及影響趨勢不同,實有必要另外籌備近代史研究所。但因無適當人員及設備,此構想遲遲未能進行。民國四十二、三年間(1953-1954),近代史研究工作,攸關當前現實政治和國際關係,且公私各方,對中研院多有督責,朱乃積極從事近史所的創建。受外國友人美國駐華大使藍欽(Rankin)、亞洲協會駐台代表饒大衛(David N. Rowe)、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遠東及蘇俄研究所所長戴德華(George E. Taylor)等熱情幫助下,近史所獲美國亞洲基金會經濟補助允諾,加快了朱家驊籌設近史所的步伐。   民國四十四年(1955)一月三十日,朱家驊正式聘請郭廷以出任近代史研究所籌備處主任,並聘請西洋史名家張貴永為專任研究員,陶振譽為兼任研究員。二月一日,籌備處正式成立,暫借臺大圖書館上三樓空屋工作。三月中,聘治中美關係史的楊紹震為專任研究員。四月十八日,近代史研究所遷入師範學院後方,交通便捷的臺北市雲和街四十七號辦公。在雲和街時期,籌備處完成《三朝籌辦夷務始末引得》,研究員陶振譽並拜訪外交部次長時昭瀛,洽談整理外交部舊檔案事宜,獲同意將清末至民國初年北洋政府之外交檔案,移交近史所保存整理。十月十一日,近代史研究所自臺北市雲和街遷至南港,借歷史語言研究所辦公。民國四十六年(1957),朱家驊去職,郭廷以自此單獨肩負起近史所的重擔。同年,應美國國務院之邀,前往美國訪問,並應西雅圖華盛頓大學之邀,於該校遠東及蘇俄研究所,進行為期半年的講學。民國四十八年(1959)十月,郭廷以主持之「口述歷史」工作計劃開始,聘沈雲龍擔任訪問工作。民國四十九年(1960),戴德華召開中美學術合作會議,郭廷以應邀參加,會晤哥倫比亞大學教授韋慕庭(C. Martin Wilbur)、哈佛大學教授費正清(John K. Fairbank),及一些美國學術界領袖,他們建議近史所向美國基金會申請補助。郭廷以遂選定洛氏基金會(Rockefeller Foundation)和福特基金會(Ford Foundation)為對象,向其申請補助。經過一翻接觸之後,決定僅向福特申請。在費正清、韋慕庭等西方學者的大力推薦下,福特基金會通過近史所的補助案。民國五十年(1961)十一月,美國福特基金會與中央研究院院長胡適換文,同意以美金十五萬三千元,贈予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籌備處,進行中國史之研究,為期五年,自次年一月一日開始。此經濟支援,對當時臺灣之貧困環境來說,是十分龐大的。近史所因之在人員素質、圖書設備、出版著作等方面,能有突飛猛進的成長。民國五十二年(1963),郭廷以應美國哥倫比亞及哈佛兩大學之邀,前往訪問,並出席亞洲學會年會。同年,出版《近代中國史事日誌(清季)》。 民國五十四年(1965)四月一日,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正式成所,郭廷以出任首任所長。同月,郭廷以聯絡經濟部長李國鼎,成功將經濟部檔案移交近史所保管整理。民國五十六年(1967)一月一日,近代史研究所與美國福特基金會第二期合作計畫開始執行,為期五年,近史所獲補助二十六萬二千美元。同年,郭廷以赴美出席在美國密歇根安阿堡(Ann Arbor)舉行之第二十七屆東方學人會議,會後並赴美東哥倫比亞、哈佛、喬治華盛頓各大學參觀訪問及出席近代史討論會。民國五十七年(1968),當選中央研究院第七屆人文組院士。   以上便為郭廷以開創中研院近史所之歷程。近史所為郭所創建,所內研究員之任用,皆須經郭同意,故新進研究員往往和郭有所淵源。或為郭於中央大學任教時之子弟;或為其於臺師大任課時之學生。加以所中每兩個星期舉行一次討論會,在所中同仁發言完畢後,郭往往給予深刻的總結。年代學、通識通論,以及研究重大問題三者,為郭廷以治中國近代史研究治學宗旨。 此宗旨,隨著其教學、事業生涯,傳與其門人子弟。此種種皆使近史所形成以郭廷以為首,具一定學風之學派,外界稱之為「南港學派」, 對中國近代史學界影響力極為深切。  「南港學派」之優點,學者李國祈認為有四:其一、志學篤實,基礎穩固。其二、學術境界高超嚴肅。其三、講求方法,求變求新,不墨守傳統,冥頑不敏。其四、開創研究經濟史、社會史,及區域研究的風氣。 關於其一,郭廷以初創近史所,最重視的便是史料的整理,故研究員往往具深厚的史料基礎,「南港學派」有此優點,無疑為郭氏之功。關於其二,李國祈指出,郭廷以常常要求研究員們提高學術水準,對坊間寫作不夠精當的著作,每予嚴格批評,研究員閱讀此些書籍,亦常遭其指責。 如此耳濡目染之下,形成「南港學派」學術境界嚴格高峻之傳統。關於其三,郭廷以積極推動中外學術交流活動,一定程度上將西方統計學、社會科學方法引入臺灣,促成1970年代以後近史所作品居前茅地位。關於其四,近史所早期注重政治、外交史研究,其後因郭廷以主持研究清末「自強運動」,開始接觸到經濟史領域。1972年以後「中國現代化之區域研究」展開後,正式進入經濟、社會史研究範疇。開創國內社會經濟史之研究風氣。  受郭廷以影響而聞名海外之歷史學者,如華裔史學家,口述歷史的重要推動者唐德剛。其雖未參與近史所工作,但早年於中央大學受教於郭廷以,自認受郭廷以極大的影響,郭廷以教其如何做“research”。 前臺灣大學教授李守孔,於1946年隨郭廷以在臺大歷史系任助教,亦受其影響。 「南港學派」有成就之重要學者,舉要如院士張玉法、李國祈、張朋園、王爾敏、李恩涵、劉鳳翰、陳三井、林明德等等,無一不受郭廷以深刻影響。若說郭廷以不是中國近代史最初之開創者,其至少可受臺灣中國近代史研究之奠基者桂冠無疑。 (三)風波不斷   上述之郭廷以創建近代史研究,實是經過一段篳路藍縷,慘澹經營,阻力重重的過程。郭廷以擔任所長期間,所經過的重大風波,初為創所時為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中的人員所抵制,其後為外界對近史所獨獲福特基金會龐大補助的不滿,想要分一杯羹,令郭廷以備感壓力,幾度欲辭所長職務。再者為所內因接班人問題引起爭執。最後,亦為最嚴重的,是郭廷以被指稱盜賣中華民國檔案。事件始於1967年,文化大學的黎東方公開指出郭廷以將外交檔案以相當代價抄送或印送費正清。由於費正清有同情中共的傾向,此事鬧得沸沸揚揚,立法委員徐中齊、邱有珍且公開質詢,指稱王世杰、郭廷以勾結費正清。當時立法院已形成反費陣營,對王世杰、郭廷以窮追猛打不已。郭廷以遭此指控,深感不安。郭廷以黨政關係不壞,早年和羅家倫關係密切,且認識當時掌握軍政大權的蔣經國,又政府中有些出身中央政治學校的官員做過他的學生。故於此時寫信給昔日學生,時為蔣經國身邊紅人的李煥。李煥向蔣經國報告此事,蔣經國稱此事:「不加理會為宜。」但郭廷以以其的確和費正清交往過密,擔心被羅織成罪,乃萌發出走念頭。 民國五十八年(1969)七月應美國夏威夷大學東西中心之邀,前往研究講學,為期一年;期滿後轉赴美國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等地講學;嗣後長居美國,不再歸臺,對外宣稱是要靜心完成《近代中國史綱》一書。民國六十年(1971),卸任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所長一職。民國六十四年(1975)九月十四日,於美國紐約聖路克醫院去世。同年,遺作《近代中國史綱》出版。一代史家,度過其晚年坎坷生涯,能留下藏諸名山之大作,誠屬萬幸。 四、作品及史學思想 (一)經典作品   郭廷以研究中國近代史,著作範圍廣泛,專書目錄,詳見表一。 今將其專書概分二類說明如下: 1. 史事日誌   郭廷以大學時期受柳詒徵影響,學做讀書劄記,其後將做劄記的習慣應用到時事方面。當時北洋軍閥混戰,郭廷以開始紀錄各省軍隊番號、駐防區的變更、軍官的出身,並列出表格。國民革命軍北伐開始,郭廷以逐日記「大事誌」。此些訓練、經驗培養了郭廷以寫作史事日誌之深厚基礎功力。史事日誌的專書,有《太平天國大事日誌》(後改稱《太平天國史事日誌》)、《近代中國史事日誌(清季)》、《中華民國史事日誌》 (全四冊,內容僅及1949年)。史事日誌屬於工具性史書,內容以政治史為主,郭廷以編著之目的在為他人研究做些基礎、預備工作,節省史家之精力、時間。而事實上他也達成了目的。如呂實強便有專文指出直至今日,郭廷以的《太平天國史事日誌》仍為學界研究太平天國的極重要工具書。   雖說史事日誌具工具書性質,事實上也可將其視為《資治通鑑》一類的編年體史書。如前述之《太平天國史事日誌》,實際上便等於一部太平天國全史,舉凡太平天國發生之大事,事件發生之前因後果,甚至與事件有關之中外史事皆廣泛收入。《近代中國史事日誌(清季)》、《中華民國史事日誌》亦有相同特色。前者可說是內容深入詳盡的晚清史;後者可說是中華民國在大陸時期全史。茲引一段《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略加探討: 1,10(一二,一二) 甲、被圍於永城附近之國軍七萬人突圍不成,全部消滅,副總司令杜聿明被俘,第二兵團司令官邱清泉自殺。 乙、天津共軍猛烈衝鋒,肉搏慘烈,四郊普遍接觸。 丙、蔣總統命蔣經國赴上海商同俞鴻鈞將中央銀行現金移存臺灣。 丁、前北平市長何思源自南京到北平,作和平運動。 戊、張群到長沙晤程潛,即返南京。 己、雲南省主席盧漢自南京到漢口,晤白崇禧。 庚、新疆省主席鮑爾漢、副主席伊敏就職,發表十項主張,增進中蘇親善,加強本省民族團結,奠定本省永久和平。 辛、物價繼續猛漲。 此引文為1949年1月10日之《中華民國史事日誌》內容。條目之首以阿拉伯數字表示西曆月日,國字表示農曆月日,並依甲、乙、丙、丁條列當日發生之大事。內容關於國共內戰部份,提到徐蚌會戰國軍大敗,及天津國共戰火激烈。關於金融問題部份,提到蔣中正下令中央銀行現金移存臺灣,及當日物價繼續飆漲。關於新疆問題,提到新省主席之就職,及其發表之主張。關於政要之活動,則提到前北平市長何思源進行和平運動,蔣中正親信張群到長沙會晤湘軍重要將領陸軍一級上將程潛,以及掌控雲南軍政大權的盧漢會晤桂系軍閥領袖之一的白崇禧。可以說郭廷以的史事日誌將一日發生之重要大事皆以簡潔的文字載錄下來,數日合在一起,不可說不是一卷中華民國全史。加上晚清、太平天國之全史,郭廷以可說是著作整個中國近代全史之史家,其重要性是絕對必須彰顯的。   除史事日誌之外,《太平天國曆法考訂》亦為郭廷以年代學力作。此書糾正了日本學者田中華一郎,及受田中影響的謝興堯之太平天國曆法著作,對太平天國的研究,做出一大貢獻。 《太平天國史事日誌》、《太平天國曆法考訂》等著作之出版,使得郭廷以和蕭一山、簡又文、羅爾綱共同被視為開拓太平天國研究的第一代人。 2. 通論性著作   郭廷以通論性著作不少,舉要如《近代中國史》 (二冊) 、《臺灣史事概說》、《帝俄侵略中國簡史》、《中國通史》、《近代中國史綱》。然而,這並不代表郭廷以缺乏專論性文章,其重要論文收錄於其弟子呂實強所編著之《近代中國的變局》書中。   郭廷以有著深厚的史料運用基礎,使其研究任何課題皆遊刃有餘。即便研究大範圍之課題,仍一本嚴肅心態,一分資料說一分話。如其所著之《近代中國史》,其例言有云:「歷史研究,應自史料入手。」  郭廷以研究臺灣史頗有心得,民國三十四年陳儀曾請郭廷以在重慶臺灣幹部訓練班講授台灣史,頗獲學員、陳儀好評。學員連震東聽了,曾對郭廷以說:「我是臺灣人,我老太爺〔按:即連橫〕寫《臺灣通史》,你講的有很多我都不知道。」 其後出版之《臺灣史事概說》,引言有云: 臺灣之為中國之不可分的一部分,一如山東河南或福建廣東,是絕不容疑,而為人所公認的,所不同的不過是地理上的分別,一為海島,一為大陸而已。然而就由於這一水之隔,別具用心的人,往往故意的把它與中國分開,多方歪曲事實,甚至憑空捏造讕言,以圖遂其陰謀詭計。這種可恥的欺騙作偽,不祇是令人痛恨,而且是絕大的汙辱。 如果我們略加翻閱歷史,將臺灣的過去作一回顧,不惟知道此種造謠對我們是一厚誣,進而對於臺灣的地位,及其所以成為中國的一部,更可獲得明確深切的認識與瞭解。 這句引文活像是今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權對中華民國政權的文宣。可以說郭廷以建立了以中國為主體的臺灣史觀,此史觀隨著國民黨在臺灣數十年的威權統治教育,灌輸給每一位國民。今日政權輪替之後新興的以臺灣為主體的臺灣史觀,正和此傳統史觀發生衝撞。以此脈絡說來,郭廷以的臺灣史學研究,對今日的影響仍方興未艾。  世知郭廷以治中國近代史,實際上其曾以整個中國歷史作為對象,撰寫《中國通史》。此書原先寫作的目的在於編撰高中教科書,寫作時間可能為1949至1950年間。當時郭廷以方接受謝東閔之邀,受聘於臺灣師範學院,住於學校撥予之宿舍,較能安心著書。 《中國通史》並未出版,目前僅存郭廷以遺稿三冊於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檔案館。此書特色,概可分二:第一,此書充分吸收當代史學開發成果。如中國遠古時代之歷史,其撰述便依據人類學研究成果。第二,此書寫至中國近代歷史,明確標出「近代化」之動向,使吾人能掌握近代歷史之動力,以此為主線考察近代史。   郭廷以以近代為對象的通史力作為遺作《近代中國史綱》。郭廷以、蔣廷黻、羅家倫於清華大學共事時期,曾計畫合撰一近代中國史書,但其後各人皆因事業繁重無暇及此。日後蔣廷黻、羅家倫走上政治道路,郭廷以則專走學術研究路途,陸續有中國近代史著作出版,但未能賡續。三十年後,蔣廷黻舊事重提,友好交相催促,郭廷以有心及此,但懼力有未逮,遲疑未決。終於在晚年旅居紐約之時,在夏威夷大學東西文化中心、哈佛大學東亞研究中心、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研究所、韋慕庭、費正清等的支持下,於1969年秋動筆,至1972年,初稿大致編就。 初稿完成,郭廷以對原稿刪減釐定花了不少時間。如郭夫人所言:「本書初稿完成後,刪減釐定又近年餘,最後一章定稿是在他逝世前二日。就這樣默默對中外友好們的諾言交了卷!」 郭廷以編有詳盡的中國近代史事日誌,對中國近代史事的掌握無人能出其右,是以其以畢生研究基礎寫出的遺作,內容詳實。若說其史事日誌著作缺乏歷史解釋,此書則補足此項之不足,在詳實的歷史敘述之前後,往往有著精要的解釋進行串接。比較同時期出版的中國近代史書籍,郭廷以書除了立論公允、資料詳實之外,最大的特色當在於其絲毫不受國共意識型態之影響。中國大陸在共產黨嚴密的思想控制之下,缺乏馬列史觀的史著是不可能出版的,而國民黨威權統治之下的臺灣,情形亦相類似。當時臺灣出版的中國近代史著,往往有著以國民黨為首的「革命史觀」。郭廷以和國民黨政要羅家倫、陸軍一級上將胡宗南等皆有著深厚的交誼,且大學時期便加入了國民黨,但在書中卻未展現出偏袒國民黨或貶抑共產黨、北洋軍閥的敘述。如過去國、共史家一致認為袁世凱為了遂行其帝制活動而答應日本二十一條要求,郭廷以以其深厚史料基礎展現袁世凱對這幕交涉的策略,呈現當時複雜政治情勢對袁世凱的壓力,而不將袁世凱對日妥協簡化為賣國求權。今日史家已大體承認袁世凱答應日本二十一條要求和日後進行的帝制活動大抵無涉,足證郭廷以能不受當時時代氛圍影響,冷靜客觀的撰寫歷史著作。郭夫人云:「每年先夫偶感腦力減退,我勸他減少工作時間,他反對我說,時間有限,要做的事太多,希望再有十年工作時間,清理一下未完之事。」也許郭廷以死前仍有多事未能完成,但此著作應已完滿了卻了友人相邀撰述近代中國史之事,其若地下有知,思想於此,當能露出滿意微笑。 *** 附錄:郭廷以專書著作目錄 序號 專書 出版地 出版者 出版年 1 太平天國大事日誌 南京 國立中央大學 1934 2 太平天國曆法考訂 上海 商務印書館 1937 3 近代中國史(第一冊) 長沙 商務印書館 1940 4 近代中國史(第二冊) 長沙 商務印書館 1941 5 太平天國史事日誌(二冊) 上海 商務印書館 1946 6 中華民族發展簡史 臺北 國防部總政治局 1953 7 臺灣史事概說 臺北 正中書局 1954 8 帝俄侵略中國簡史 臺北 臺灣書店 1954 9 中國近代史概要 臺北 青年出版社 1954 10 中越文化論集(上、下冊,合著) 臺北 中華文化出版事業委員會 1956 11 中國通史 臺北 國防部總政治局 1960 12 近代中國史事日誌(清季) 臺北 商務印書館 1963 13 (comp.) Sino-Japanese Relation,1862-1927 : A Checklist of the Chinese Foreign Ministry Archies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1965 14 (編)郭嵩燾先生年譜(二冊) 臺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70 15 近代中國史綱 香港 中文大學出版社 1975 16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一冊) 臺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79 17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二冊) 臺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84 18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三冊) 臺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84 19 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第四冊) 臺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85 20 郭廷以先生訪問紀錄 臺北 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 1987 21 近代中國的變局 臺北 聯經出版事業公司 1987 22 近代中國史綱(上、下冊) 臺北 曉園出版有限公司 1994                               *** (二)史學思想   郭廷以自云其研習史學,受柳詒徵、徐則陵之啟迪,而日後所以會治中國近代史,是受羅家倫之教誨。蔣廷黻之中國近代史研究,亦直接、間接影響了郭廷以之史學思想。 郭廷以之史學思想核心,筆者認為有二,即重視史學之客觀價值及探究中國之近代化,茲分數如下: 1. 重視史學之客觀價值   吾人皆知歷史研究必須客觀,此已成為歷史學者之常識,然而郭廷以對此點有特別的堅持。郭夫人指出: 有時他與友好閑談,常說歷史是一門鄭重的學問,一涉偏私,貽誤後人… 作為一名史家,郭廷以深知歷史的重要性,故嚴肅以對,要求客觀。由於要求客觀,視史料之徵集、整理為歷史研究之第一步,其因之著作許多為後世史家做預備工作之專書,如《太平天國史事日誌》、《近代中國史事日誌(清季)》、《中華民國史事日誌》三種史事日誌以及《近代中國史》。《近代中國史》例言有云: 本書編纂目的,在能於史料整輯排比方面,盡其相當力量,為後來史家做下若干預備工作。書仿長編體,亦近似西人之「讀本」(reading),又可稱之為史料選錄或類輯,絕不以歷史著作自承。 由此可察郭廷以對史料之重視。郭廷以創建近代史研究所之初,最為重視的就是史料之收集及整理,此點如前所述,成為「南港學派」的特色之一。郭廷以之重視口述歷史,也可由此脈絡解釋之。郭廷以重視史學的客觀價值,此點展現於其史學著作內容中便是對各方不偏不倚,如上節所述,此一重要特色已呈現在其遺作《近代中國史綱》書中。 2. 探究中國之近代化   在中國近代史之研究當中,郭廷以相當重視研究中國近代化的問題。隨著世界局勢推進,二次大戰後亞、非國家紛紛獨立,形成「第三世界」。第三世界國家如何走上西方國家富強道路,成為美國學界關注之焦點,乃有「現代化」(Modernization,又稱「近代化」。由於郭廷以以「近代化」稱之,故本文一概採用「近代化」做敘述)理論的提出。 1960年代,近代化理論且風靡美國學界。 事實上,「近代化」之說法在中國最早見於蔣廷黻, 郭廷以和蔣廷黻頗有往還,故於日後亦以「近代化」為主題進行討論。1950年代,郭廷以〈中國近代化的延誤〉論文, 引起臺灣史學界開始注意「近代化」問題。1966年著有〈從中外接觸上論中國近代化問題〉, 遺作有〈台灣的開發和現代化(1683-1891)〉。 其「近代化」觀念,亦影響其子弟於1973年發起「中國現代化區域集體研究計畫」,集合近史所學者對中國各省之近代化進行審視。此項計畫被譽為「近二十年來臺灣歷史學界很大的成就」, 雖其後引起一些爭議,但已可看到郭廷以深厚的影響力。 郭廷以的「近代化」定義為:「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乃至個人,為使其生活方式,精神的與物質的,能適應時代環境,以增進其福利所作的努力與所獲的成果,即為近代化。」 分析此說,可知郭廷以所倡為廣義的「近代化」,在此說法之下,近代化不是工業革命等西方社會變革影響世界的現代社會的產物,而為歷史中各個角色適應環境的過程。中國歷史因之可以說有多波「近代化」浪潮,中國近代歷史所以充滿荊棘,關鍵便在於「近代化」的延誤。因為有這個「近代化」史觀,郭廷以指出: 任何一個國家民族的歷史,均可說是一部生存競爭的歷史。競爭過程的順逆和結果的成敗,決定這個國家民族的禍福命運。順逆成敗,則又決之於國家民族對於時代環境的適應能力,亦就是決之於近代化的程度。 由此可嗅出濃厚社會達爾文主義的傾向。可以說郭廷以將「近代化」賦予社會達爾文主義「生存競爭,適者生存」的深刻內涵。此說和日後流行的「近代化」理論以及所探討的「現代性」(Modernity)有著不小的差距,舉例來說,我們不會說郡縣制的確立或唐宋變革是當時的人在「近代化」。社會科學討論的「近代化」,多是指朝近代西方社會建立的精神、物質方向演進的過程。但將郭廷以此說應用到中國近代史上則可產生相同結果,是故郭廷以仍可在中國「近代化」研究中占有一席之地。 四、結語   郭廷以早年便展露其學習才華,在學校成績往往名列前茅,其後因興趣的關係,於大學時期修習歷史,決定了日後的方向。大學時期受柳詒徵、徐則陵的啟迪,打下深厚史學基礎。羅家倫之教誨,使其選定中國近代史做研究目標。蔣廷黻之中國外交史研究,亦直接、間接影響了郭廷以對近代史的看法。   郭廷以之初期事業生涯受羅家倫極大的影響,羅家倫到何處任職,皆會找郭廷以作為助手。此時期郭廷以隨羅家倫赴北京清華大學任職,此後陸續任教於河南大學、南京中央政治學校、中央大學等校。中華民國政府遷臺之後,任教於臺灣師範學院。1955年,受命籌備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1965年近史所正式設立,郭廷以任首位所長。郭廷以建立制度,充實設備,培養人才,增進中外合作與交流,開創「南港學派」,對臺灣近代史學界影響甚鉅。可惜晚年捲入人事、政治鬥爭漩渦之中,客死異鄉。   郭廷以本人對中國近代史研究之重要著作,集中在史事日誌及通論性著作之上。史事日誌方面,《太平天國史事日誌》、《近代中國史事日誌》、《中華民國史事日誌》為後世學者研究近代史打開方便之門。《太平天國史事日誌》、《太平天國曆法考訂》則奠定其太平天國研究之先驅地位。通論性著作方面,《臺灣史事概說》豎立以中國為中心的臺灣史觀,影響深遠。未出版的《中國通史》則呈現郭廷以博通的史家氣魄。遺作《近代中國史綱》為其展現畢生學術功力之大作,內容資料詳實,脈絡分明,且絲毫不受國共意識型態影響,史述不偏不倚。   郭廷以之史學思想核心,一為重視史學之客觀價值,二為探究中國之近代化。關於其一,郭廷以嚴肅看待史學,為避免「一涉偏私,貽誤後人」,極為看重史學之客觀價值。因此,郭廷以非常注意原手史料之徵集、整理。不論其在大陸時期、近史所時期,皆費心於史料之編纂。其史事日誌類之著作,便可視作一種變相史料整理。郭廷以畢生史學經歷,可說大半花在史料上面。關於其二,受蔣廷黻及中國時事影響,郭廷以相當強調以適應當代環境做基調的「近代化」。其「近代化」說法指引臺灣史學界於1950年代開始注意「近代化」問題。亦影響其弟子於1973年發起「中國現代化區域集體研究計畫」,集合近史所學者對中國各省之近代化過程進行分析。   古今中外一代宗師地位的奠定,要素有三。一為其本人對某學門有卓越學術貢獻;二為其開創研究方法,建立新學風,形成學派;三為創立研究機構,充實設備、資料,使研究人才能於此培育,學派能綿延不絕。 郭廷以無疑三者兼具,堪稱中國近代史研究一代宗師。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